welcome to here!

[妹妹原创]媛字文档——写作一封信,给你—“请听我说……”

2006年3月写作一封信,给你——“请听我说……” 我已经几天没有吃过什么东西,胃有点儿疼……持续长时间,会让我整个人觉得疲累。或许,你说的对,我该停下来坐坐。那次是因为你的笑容。这次也一样。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它让我想起了什么。它让我想起了在这所幽深地庭院中独独生长着的一株恒久待放的郁金香!可是,没准儿今晚,它也会那样地开! 怎样开?呵! 奇怪地开! 我经常说:嘿,我说。你,我亲爱的。我来这儿看你了,你好吗?可是它呢。你知道的,很高傲,不可一视的样子,用看似暧昧连带无知的眼神盯了我哀伤的脸后,大概一秒钟,便撇过了那个天生丽智的脑袋。 :) 呵。不过,不过我倒不觉得难过,反是喜欢了。它到底是个“姑娘”。美丽的,非常美丽的姑娘。 …… 其实,我似乎还是怀疑这路旁的灯色昏黄将逝,才从心底衍生出了无尽的悲伤。那么,你当然不会明白,它是否意味着什么?全告诉你了。我总是笑,并且还算健康地活着。等待着你,并且未停止过渴求一处安身之所。你知道,它到底意味着什么吗? 是否意味着前途的渺茫?是否意味着前行的凶险非常?或者,是否意味着……啊。确,都在一瞬,无有所感,都在一瞬想到了死亡…… 亲爱的。我想起记忆中,最后的一次晚餐……它是否真的要被推回到上个礼拜天?那晚,那晚,我去找了隔壁的女孩子,她美丽又清醇。我记得,我很有礼貌地邀了她喝酒,吃过美味的海鲜餐,然后,最后,哆哩哆嗦地爬到了我们家房顶上看着星星一夜都在不停地闪。 我记得,她的眼睛湿润,朦胧中便沉醉的身体,婀娜且缠绵。我曾因酒的愈烈跌撞下高耸地阶梯,就在对着马桶迅速地呕吐时,亦无法辨别了真或假的热血。 你不知道。她很是戏谑。 戏谑的言辞,顿时让我怀疑起自己一生中竟有过如此莫明奇妙的样子,而一夜的激情与振奋过了,就连时间也开始从我的身边跳跃而起。 你。我亲爱的。我仍旧会像飘荡在夜空中一屡腐朽的棉絮般怏怏地走回往日地孤独,即便再问天,再问地,再问茫茫的大海,再问绵延的山峦,都不会再有任何一个女子更为长久地存在于我的生活。我怯懦,而无法改变这行程。 厅堂的软床上,她早已深深地陷入梦魇。我看过她,那个时候。也就在那个时候,觉出,她,像个发情后迷失便再无踪影的孩子,虚幻,决不同于手指尖的触摸,确是令人诧异的。而我,心灵早已再度陷入疲倦中而不能自拔,即使明知道星辰将逝,也依然像头诈了尸的野驴般到处游走着,无法控制的只有精神上高度地兴奋和紧张。我很清醒,现在,很清醒。我并不轻松,我在走着,在这条路上。时间是****年10月8日的夜晚,11时55分。再过5分钟,便会在这条幽暗、寂静的小路上,再次迎接又一日的凌晨钟声。我知道,我的心潮不将澎湃,只能以低沉的轻叹做最后的慰籍。我不停,只顾追忆着的那一夜的纯洁相会,不仅让我忽视过一场又一场盛大的“仪式”,还迎接了太多不灭的记忆。也许是因零时得一星子划落,才开始期盼了翌日朝霞的快些来临? 啊。我亲爱的。我许了你,许了你,让你的身体自行消失,无处寻找,似是产生了自燃,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或者,你希望我相信,你是一滴水,可能在适宜的时间里,雾化升空,随即飘荡远方。那么,也就请你也许了我,许了我,强迫自己变得渺小却无比坚韧,要珍惜每一夜,愿意,用它的颜色来将自己短暂地藏匿,就在一个狭小的温暖的地界做属于自己的事,甚至更加痛苦地等待着感受到你强忍并积蓄的众多泪水,思考、回忆、狂妄、忏悔,祈祷、向往、想象、并感受,将坚硬的心用借来的一双温暖又温柔的手抚慰,恳求它一次次被融化,融化在凌晨时分,且许我一次次听到钟声,它那么巨大,那么强烈。 那样……我。心满意足了。

  • 相关tag: 红线牵婚恋选集